2020年4月3日

九州体育娱乐-万达北京文化华谊等劲刮商誉减值风 国资登场救急

九州体育娱乐-万达北京文化华谊等劲刮商誉减值风 国资登场救急

原标题:万达北京文化华谊等劲刮商誉减值风 国资登场救急

随着多家公司陆续披露2019年业绩预告,影视行业再次降至“冰点”。

经时代周报记者统计,在已披露业绩预告的23家上市公司中,有14家净利润预计出现亏损,13家净利润同比出现下滑。

其中,商誉减值成为多家公司预告亏损的主要原因。

这是继2018年后,影视板块再度出现大面积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引起了监管部门高度关注。深交所向华谊兄弟(300027.SZ)、万达电影(002739。 SZ)等公司发出关注函,要求说明计提商誉减值的原因。

“2014年开始,国内上市公司掀起了高溢价并购热潮,高溢价并购必然带来高商誉。2015年,文化传媒板块因并购产生的商誉规模就高达1042.46亿元。近两年行业下行,当年收购的公司难以完成业绩承诺,影视传媒板块成为商誉爆雷的重灾区。”3月7日,资深注册会计师、知名财税审专家刘志耕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因此,近年来,不少影视上市公司通过商誉减值进行“财务洗澡”,一次性释放资产负债表风险,以换取下一个财年亮眼的财报数字。

3月4日,时代周报记者向万达电影北京文化(000802.SZ)、华谊兄弟等公司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在行业下行的背景下,已有部分企业寻求转型。

3月6日,华策影视(300133.SZ)一位中层管理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影视行业具有较高风险和不确定性,对头部公司来说,“不能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的分散风险意识越来越强,公司近年往新兴业务上投入了较多资源。

高溢价并购“后遗症”

2019年中国电影总票房达到642.66亿元,观影人数达到17.27亿人次,双双创下历史新高。

但火热背后,前些年并购热潮带来的“后遗症”迸发,上市公司的业绩却跌入谷底。

继2018年后,华谊兄弟二度陷入亏损危机,2019年预亏39亿元,同比降262.56%。万达电影全年预计亏损47.2亿元,同比降324.5%。

《流浪地球》《战狼2》出品方北京文化业绩也不理想,净利润预亏24.5亿元,同比降幅超850%。

实现盈利最多的是光线传媒(300251.SZ),净利润预计9.53亿元,但与去年同期相比仍跌逾30%。

wind数据显示,从2015年年末至2019年年底,影视传媒股整体市值从2.4万亿元缩水到了1.2万亿元,多家上市公司的市值比2015年巅峰时期缩水50%甚至是80%。

多家影视公司预告巨亏的背后,是高溢价并购带来的商誉爆雷。

万达电影、华谊兄弟、长城影视(002071.SZ)、北京文化华策影视等公司均提及计提商誉减值的准备,且数额巨大。其中,2019年万达电影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及长期资产减值准备约59亿元。

据wind数据,2019年前三季度影视传媒板块31家公司商誉总规模为327.4亿元,对比2018年三季度423.62亿元规模有所下降。

刘志耕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之所以会出现高额商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一些上市公司对业绩承诺和并购对赌的溢价不够谨慎,过于乐观甚至过于激进冒险。